相關文章

圖片新聞

彭靖雯:本科公派留學讀博的動物醫學“學霸”

2020-06-24來源:黨委宣傳部、黨委教師工作部作者:


不出意外,彭靖雯將在今年暑假前完成攻讀執業獸醫博士的預科課程,分別從南農和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本科畢業。

她是我校金善寶實驗班(動物生產方向)“動強151”班的一員,平均績點3.96。兩年前,彭靖雯成功通過“國家留學基金委-堪薩斯州立大學獸醫學聯合培養獎學金項目”選拔,獲得全額資助赴美攻讀臨床獸醫學博士(Doctor of Veterinary Medicine, DVM)

2018年,僅有4名學生通過重重考核獲得全額資助。

6月的美國,天氣轉暖。前不久,遠在美國求學的彭靖雯收到了中國駐美國大使館提供的健康包,透明的文件夾里裝著口罩、衛生濕巾、連花清瘟膠囊等抗疫用品。這份來自祖國的關懷,給了彭靖雯和當地的中國留學生極大的安全感。

大使館提供的抗疫用品 

由于某些課程在南農沒有開設,彭靖雯于去年暑假來到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獸醫學院,進行為期1年的獸醫預科學習。接下來4年里,她將以博士學生身份,在這所學校繼續完成執業獸醫博士課程學習,而具有獸醫培訓資質的大學,全美僅有28所。


1
1

獸醫之路,南農起步 /

“我爸爸也是獸醫。”

“可以理解成‘子承父業’嗎?”

“可以,但不那么準確。”


當有人問彭靖雯為什么會選擇“動物醫學”專業時,八成會聽她說起爸爸。不過,成為一名動物醫生是彭靖雯獨立思考后作出的決定,“他是大學老師,忙于科研,做的是和‘禽病’相關的研究,而我更偏愛‘臨床’而非‘科研’,我爸的態度就是我愛學什么學什么。”


從小到大,她們一家人都特別喜歡小動物,但比起“擁有”,彭靖雯思考得更多的,還是有沒有能力照顧它們。”


她如愿收到南農的錄取通知書,并在大一軍訓時參加了“金善寶實驗班(動物生產方向)”的選拔考試,成為“動強151班”的一員。



南農動物醫學院的前身是1921年創立的國立東南大學(即之后的中央大學)畜牧獸醫系,近百年間走出了多位院士和動物醫學奠基人。金善寶實驗班在南農是個特殊的存在,不少學生憑借扎實的專業基礎和學術素養進入清華大學、中國科學院等頂級學府繼續深造。

與高保研率相輔相成的是它極高的平均績點,氛圍、壓力——60%的保研率沒能讓他們掉以輕心、高枕無憂,努力向優秀前輩們看齊才是大學生活的正確打開方式,一旦掛科便無法繼續待在實驗班完成學業。

彭靖雯說,要想高分通過考試,最重要的還是從一而終的堅持,只有平時很上心、考前很努力,才能不被“分數”辜負。


此外,個人目標也很重要。她很清楚,學習不是為了應付當下的考試,而是未來病情診斷的基礎。對一門課,她很少糾結某一個細節,而是上課認真聽老師講解,不求面面俱到,只求抓住發病特點和診治流程,在心中畫好框架,課下補充細節。

動物醫學并不是一個“考前背一背”就能學好的專業,每位任課老師都擁有幾十年臨床和科研經驗,雖然講到的知識不一定是考試重點,但他們和學生分享的病例,都夾雜著從醫多年的感悟和治療經驗。


1
2


因DVM而綻放的大學生活 /


可能真的是“家學淵源”,雖然爸爸沒有特意引導,但彭靖雯總會特別留意和獸醫相關的信息。

大一的時候,她便對美國臨床獸醫學博士DVM有所耳聞,它是美國執業獸醫的搖籃,具有世界公認的最嚴格、最規范、最高水平的獸醫訓練體系。不同于大家所熟知的PhD(研究型博士),DVM更側重于實踐和臨床診療。

為了培養更多獸醫學及食品安全領域專業人才,國家留學基金委和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在2012年啟動了“中美聯合培養臨床獸醫博士DVM”項目,國家為入選者全額報銷課程學費和生活費。目前,該項目已有3屆畢業生(2017、2018、2019屆),共計11人獲得DVM學位,被中國農大、南京農大、華中農大、華南農大以及浙江農林大學聘為副教授。


興趣所致,學有所成。在校期間,彭靖雯的績點高達3.96,縱使是在強手如云的金善寶實驗班,她每年學習成績依舊能保持在班級前兩名,保研到國內頂尖實驗室繼續深造對她來說并非難事。

重新審視職業規劃,彭靖雯還是覺得DVM的培養方向更適合自己,即使保研很誘人,即使DVM全額獎學金名額很少,她也要全力以赴。

 彭靖雯在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 

“獸醫的圈子其實特別小,申請國家留學基金委的項目并不像考雅思托福、申國際名校那樣有經驗可循。申到獎金只是第一步,我們還要根據美國的選拔規則,和本土學生競爭名額。如果拿不到offer,即使申到獎學金也沒用。”

幸而在此之前,已有多位南農學生申請到了DVM的全額獎學金并成功入學,他們的經驗幫助彭靖雯提前做好規劃,在每個時間節點準備好相應書面材料。

DVM并非只以成績論英雄,績點和實習、托福GRE,缺一不可。

可能是之前的努力派上了用場,身為一名江蘇考生,考托福的過程中并沒有什么血淚史,第一次她就拿到了108分。考慮到后期申請獸醫學院時,第一次考試成績時間已經超過兩年有效期,她只能再考一次。幸而一直以來都沒有放棄英語的學習,雖然大四那年處于“裸考”狀態,彭靖雯依然取得了106的高分。

“幼兒園的時候,我爸去美國當訪問學者,跟著在那待了兩年。可能正好是學語言的時候,雖然那時什么也不懂,但強行處于英文的語言環境中,讓我習慣了英語的輸入。回國后,也沒有‘My English is poor’這樣的心理暗示,喜歡看美劇、聽英文說唱,一直保持著語感。看得多、聽得多之后,在該輸出的時候就不會無話可講。”


語言只是第一道門檻,實習經歷和人際交往能力才是高手過招的獨門絕技。

剛從大一期末考緊張的復習中“解脫”,彭靖雯便穿上白大褂走進了揚州大學動物醫院的畜禽門診。

這是她入學的第一年,學的專業課不多,一門共計5學分的“解剖學”系列課程貫穿整個大一下學期的學習始末。《動物解剖學》、《動物解剖學實驗》、《動物解剖學實習》,從理論到實驗再到實踐,精通一門學科,并非一日之功。

作為醫生助理,彭靖雯的主要工作是幫助有經驗的老獸醫剖解動物尸體,再請他們分析患病和死亡成因。此外,彭靖雯還學會了用顯微鏡幫忙做些常見的寄生蟲診斷。相比學校課程,校外實習能給予她的臨床體驗更豐富,反饋也更直接。“醫院的檢查結果關乎實際生產和養殖場的利益,馬虎不得。”

大三暑假,彭靖雯也沒閑著。她跑到上海一家有名的動物醫院實習,那家醫院在后來成為了B站紀錄片《寵物醫院》的取景地,是實打實的網紅醫院。她被分配到化驗室和藥房,學習各種實驗室檢查,看各種檢查報告單,接觸了形形色色的病例,每當有看不懂的指標,和她一起工作的護士都很樂意為她解答,分析指標異常的原因。

通過化驗室和藥房的考試后,她又輪轉到住院部工作,幫忙測心跳、呼吸、體溫,看各種各樣的動物在醫院里來來往往。和人醫一樣,動物醫生也要值夜班,隨時關注那些病重、病危的動物。因為還是實習生,彭靖雯幸運“躲過”值夜班。

“成為一名真正的獸醫后,值夜班是避免不了的。”彭靖雯說,大三的實習,讓她和那些執業多年的動物醫生有了更多交流。總體而言,中國的動物醫生依然處于短缺狀態,每周只有一兩天的休息時間。

“用愛發電”是她對這份工作的總結,但也更堅定了她要為更多動物解除病痛的決心。

遞交第一輪材料后,彭靖雯進入了DVM面試環節。

每年,這個項目都會在國內選擇一所“動物醫學”名校作為考核點,由幾位美國合作學校獸醫學院的院長和“美中動物中心”負責人擔任考官。說來也巧,彭靖雯申請的那一年,面試點第一次設在南農。面試持續了45分鐘,問了她將近10個問題。最終,憑借優異的成績、豐富的實習經歷和流利的英文表達,她成為了獲得全額獎學金的幸運“四分之一”。


1
3


/ 那些在南農的時光 /


不出意外,彭靖雯將在今年暑假前完成攻讀執業獸醫博士的預科課程,分別從南農和堪薩斯州立大學本科畢業。

因為疫情原因,她的課改為線上授課,但彭靖雯的課業壓力卻一點沒減小,“我修讀課程的老師都非常重視平時表現,每周都有作業和測驗需要完成,期末考的分數占比大多不高,有些課程甚至不超過20%。”


 彭靖雯的課程筆記 

因為在國內對大動物的了解較少,她來美國后選了幾門大動物相關的課程。“

這些課程有個特點,就是和生產實踐聯系緊密。有一次,他們去參觀一家當地奶牛廠,了解牛奶的生產全過程和銷售策略。

 “現代工廠在加工的時候,常會使用homogenization(均質化)技術,讓乳脂變小粒,這樣就不用‘喝前搖一搖’了。奶場的產品包裝使用玻璃瓶,這樣會更有喝‘冰牛奶’的感覺,因此能成功打入當地的中高端市場。”因為那次的參觀經歷,之前很少喝牛奶的彭靖雯常常會買那家奶牛廠的牛奶喝。

其實,這不是彭靖雯第一次體驗美式獸醫教育。

 彭靖雯和她的美國朋友 

3年前的暑假,彭靖雯跟著學校UC戴維斯(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訪學團的成員們一起來到美國,作為隨行的課程翻譯,每堂課她都格外努力地理解課程含義,以便更好向大家轉述。21天的時間里,她參觀了UC戴維斯的農場、海洋研究所和動物教學醫院。

在教學醫院,她看到一位美國農民牽著驢到醫院“去勢”(閹割)。

由于從小生活在城市,彭靖雯看到的多是帶著小貓小狗做絕育手術,還是頭一次見到有人帶著驢看病。“手術的時候,主人就站在手術室外眼含熱淚,驢能感受到主人的愛,主人也仿佛能體會它的痛苦。”

說起驢,就不得不提南農那門名叫《中獸醫學》的課,實驗動物就是同為大動物的黃牛。

在牛棚上針灸課的時候,雖然課程表上的實驗課老師只有一人,但王德云和劉家國兩位老師總會同時到場,為大家示范正確穴位,一遍又一遍為大家講解每個穴位的特點。實驗考試的時候,老師會從幾十個穴位里抽出3個,讓學生在牛身上找出準確的穴位。

  圖源網絡,每個穴位都是考點 

在這堂課上,最常見的景象便是一群穿著白大褂的學生拿著一本書,圍著3頭牛“指指點點”,出于對實驗動物的保護,大家一開始并不會直接拿針扎,而是用手摸穴位。等到能準確辨別穴位后,大家才在老師指導下給牛針灸。

偶爾,脾氣溫順的黃牛被摸煩了,掙脫了保定它的繩子(保定:用繩子將實驗動物固定在相對位置,保證實驗人員的安全,防止人和動物意外性損傷),班上的同學便會上前幫它重新保定,提桶水、喂把干草再摸摸它的頭,犒勞它對動物醫學所做的貢獻。

還有一次上課,恰逢小羊生寶寶。大家都自覺站在一定距離外,以防影響自然生產進程。

“當時上這課的是劉家國老師,上到一半劉老師告訴我們小羊可能要生寶寶了。我們所有人都很期待,劉老師干脆給我們普及中醫產科知識,教我們怎么摸‘喜脈’/‘滑脈’。”在彭靖雯印象中,那節課上的時間有點“長”,下課了大家都不愿意走,直到老師捋斷小羊的臍帶。

“可能這一切,都是出于對動物的愛吧。”

彭靖雯和我們聊起了她最近正在翻譯的慢性病管理類書籍,書中作者有個觀點——當動物走到生命的終末階段或生存質量不佳的時候,主人需要幫他們決定生死。

去美國前,她曾在南京的一家動物醫院實習。白內障手術、前十字韌帶斷裂手術,這些不影響生命安全卻關乎生活品質的手術,原本的受益者只有人類,經過動物醫生的一步步探索,現在,也造福了動物。

“當時的我只能在外面看著,連遞手術刀的機會都沒有,成功申請DVM只是一個新的開始,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

彭靖雯說,她特別喜歡大動物。未來,她更傾向于做大動物醫生,雖然大動物的‘工作環境’常不如小動物,但它們淳樸、通人性,那種感情雖然很難用語言表達,卻讓人向往。


從國家食品安全角度考慮,彭靖雯認為,大動物醫生的價值同樣不可忽視。

去年一場非洲豬瘟,很多豬直接涼涼,導致豬肉價格大幅上漲。“我們國家需要更多大動物醫生為食品安全獻力,或許就像我們院(南農動物醫學院)院訓說的那樣:明德致遠,篤學敦行;崇尚科學,護佑生靈。”彭靖雯說。


編輯:

閱讀次數:209

(0)
d88尊龙注册网址 - 尊龙d88用现金娱乐一下尊龙新版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