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圖片新聞

筍干的味道

2019-05-16來源:宣傳部作者:湯璟瑤

如果說春筍代表著鮮嫩、希望和生命,那么筍干的褶皺里則訴說著被歲月留駐的風雨、驚喜和感動。
      天剛蒙蒙亮的清晨,露水凝結成滴,濕漉漉的空氣中滲透著幾分初春獨有的微寒。輕風裹挾著遠處山水的慵懶朝氣,驚動了竹梢振翅欲鳴的鳥兒,眼前的竹林也隨風的拂卷泛起葉片間的陣陣漣漪,呈現出深淺不一、濃淡有致的重疊綠意。
      腳下,新的生命正從被竹葉覆掩的縫隙中破土而出,稚嫩而用力地感受著風、雨、陽光的溫度以及世間萬物的情誼。這是爺爺奶奶記憶中的竹林,也是我未曾抵達過的夢境。
      那些年輕時候的春日清晨,家鄉的父老們總會早早起身,扛起鋤頭,提上竹籃,踏著晨光熹微,采挖一年中來自大自然的第一份贈禮。吸飽了泥土芬芳和風雨潤澤的春筍最是鮮嫩欲滴,卻也最傲嬌金貴。短短十余天的品味期讓人不得不好好想個法子留住這才下舌尖,又上心頭的鮮意。于是,脫水、石壓、風干開啟了竹筍的后半程生命。雖然制作筍干耗時費力,但這種古老而傳統的食物保存方法卻存貯了鮮美之余的另一番醇厚。
      中國人對傳統味道的傳承,在過年這件事情上體現得最為極致。
      我的爺爺奶奶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上個世紀60年代末,為響應國家三線建設遠赴千里之外的陜西,將美好的青春歲月奉獻于國防生產建設中。從此,隨著時光的流逝,故鄉便成了他們魂牽夢縈的地方。
      灶臺和柴火中升騰出的陣陣煙氣是他們記憶中的家鄉氣息,如今即便遠離鄉土,也未曾改變他們對傳統味道的熱忱。每逢過年,老家的親人都會將深藏了一年的筍干以及故鄉父老的樸素深情一并包入包裹郵寄過來,筍干燒肉便成為了全家人在過年餐桌上最難以釋懷的滋味。
      要想如期品嘗到筍干軟硬適宜、不老不嫩的最佳口感,提前十天就得開始浸泡,隔天換水,一直持續到除夕。泡發好筍后,切筍是整個備菜過程中的重頭戲。每張筍片厚度不一,先用刀刃開個小口,然后順著竹節方向用力撕開,剖薄的筍片兩三積疊,逆紋路切絲。說起來輕松,實則十分考驗力氣。我試過切筍,遇到干硬鈍澀的筍節,就連撕開都大費周折,更別說切得均勻。爺爺對此則經驗頗豐:“這講究力道和技巧的結合。”
      切好的筍絲從案板進入鍋內的沸水,久煮、翻滾、轉熟。撈出后再配以豐腴多油的五花肉,淋上濃油赤醬耐心燉煮,待肉味與筍味碰撞交織,一鍋熱氣騰騰、香味撲鼻的筍干燒肉就出鍋了。
      久經燉煮后的筍干吸足了肉的香味以及醬汁的濃醇,嘗上一口,脆嫩肥厚,夠鮮夠味,比鮮筍更添幾分層次,要是之后再加熱幾輪,口感則更加濃厚入味。往往吃到最后,你一筷,我一筷,歡聲笑語的碗碟回合中筍干最先被挑揀的一根不剩,只留肉塊孤零零地“留守”盤中,靜待與下一撥筍絲的華美邂逅。
      在如今物質豐腴,衣食富足的年代,人們習慣了大魚大肉,美饌珍饈,天天都像在過年,過年時卻因越來越淡的年味徒增慨嘆。但其實,年味從未遠離我們的生活,它只是被濃縮,需要花時間找尋和品味。
      翻開日歷,今年的春節尤為特殊,立春恰逢除夕,百年一遇。又一季春天從這里起步,又一撥春筍即將破土而出,在沉淀和洗禮中開始生命歷程的另一番演繹。小時候并不懂家鄉筍干的獨特滋味,更不懂它從遙遠的故土千里迢迢來到家中餐桌的特殊情誼。長大后才漸漸明白,它是牽連著老一輩和小一輩生活記憶的引線,帶我穿越歲月的閘門,抵達未曾觸及過的遙遠夢境,那里充斥著風、雨、陽光的味道以及爺爺奶奶記憶中的鄉土人情。

編輯:谷雨

閱讀次數:424

(0)
d88尊龙注册网址 - 尊龙d88用现金娱乐一下尊龙新版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