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圖片新聞

柳堡逸事

2019-05-16來源:宣傳部作者:沈啟武

閑暇之余整理塵封的文檔,看到了一疊舊筆記本和一些泛黃的老照片。其中一組1965年在江蘇興化的照片使得當年豐富多彩的實習生活又呈現在眼前。
  興化地處江蘇中部的里下河地區。它是由長江、淮河攜泥沙沖積而成的,在地質構造上稱為潟湖,因它四周高,中間低,老百姓形象地稱它為“鍋底洼”,興化則處于“鍋底的鍋底”。這兒地勢低平,水網稠密,湖蕩相連,河道水網縱橫交錯,電影《柳堡的故事》的外景地就是這一帶。我們實習中發生的故事正可謂“柳堡逸事”。

初到柳堡
      1965年3月初至6月中旬,我們南京農學院土壤農業化學系(現南京農業大學環境資源科學學院)的20名同學被安排在江蘇興化縣垛田公社的姚家、嚴家兩個生產大隊實習。春夏之交,那里正像電影插曲“九九艷陽天”里唱的那樣美:東風呀,吹得那個風車轉哪,蠶豆花兒香呀麥苗兒鮮……3月12日天剛剛亮,我們就離開了縣城。由于河網密布,當地無船不能成行。我們許多同學是第一次在湖蕩里乘小船,既新鮮又有些擔心。船工先把我們的實習工具:經緯儀、土鉆、滲漏筒等放好,我們小心翼翼提著網兜,里面裝有毛巾、茶缸和排球、胡琴、笛子等文體用品,背著簡單的行囊坐上船。我們一行所攜物品中,除了測量儀器,最值錢的是華僑同學李云香從南洋帶回國的那部長方匣子雙鏡頭照相機了,取景時要從上面俯視,用120膠卷;幸好有了它才留下這些珍貴的照片;其次,是帶隊老師徐盛榮的夜光手表,他是南方人,講課時深入淺出、風趣幽默;在實習的日子里,大家輪流值班,誰值班就可以榮幸地戴上徐老師的手表以掌握時間。湖蕩里景色旖旎,大家一路歡歌先到了公社,因為公社到大隊沒有客船,姚家接我們的船遲遲未到,我們只好搭乘著社員到公社碾米的兩條木船到了姚家大隊。村子里有所小學校,生產隊長讓我們先在操場上休息,他到村里為我們落實到貧下中農家的住處。在這交通閉塞的水鄉小村,一下子來了這么多人很是惹人矚目,慢慢地我們四周圍攏了不少社員,他們用好奇的眼光看著我們,議論紛紛。還沒等我們回過神來,突然人群中一個看似精明的小伙子高喊道:“把戲團來了,快來看啊!”這下熱鬧了,我們被社員里三層外三層地圍了起來。原來他們把我們的實習工具和文體用品認作演出的道具,把我們當成走村串鄉的江湖藝人了。我們一時也解釋不清,而社員們一個勁地喊著:“唱一個幺!耍一個幺!歡迎,歡迎,快快快!”搞得我們面紅耳赤,不知所措。直到隊長來了才給我們解了圍,社員們怏怏地散去。這兒交通閉塞,難得有文化娛樂活動。看著他們失望的眼神,我這個實習班長未和大家商量就向鄉親們作出了許諾:等我們完成實習任務后,一定給大家演一場。
李力院長到姚家
      5月9日王天光老師通知我們,近日李力院長和系領導要到姚家看望大家,還要召開座談會,讓我們作好準備。次日正好是我們10天一次的休息日,薛輝云同學撐船,我們姚家的11位同學全體出動,到魏莊集上去采購,準備“盛宴”招待院系領導。在船上大家七嘴八舌商定了菜譜:茨菰燒肉,炒青菜,涼拌金花菜,香油調咸菜,主食是手搟面。細心的生活委員薛祝田專門作了分工:女同學做菜,男同學燒火搟面。我自告奮勇做頭一道大菜:茨菰燒肉。
      11日上午,縣里專門派了小汽艇送李力院長、系里的朱克貴書記、崔秀芳、鮑士旦老師來到姚家。嚴家的9位同學也過來了。上世紀六十年代提倡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要高舉階級斗爭、生產斗爭、科學實驗三面紅旗。那天,借用了小學校的教室召開了座談會,會上,大家按照老師的要求匯報完之后,李院長的一席談話讓我至今難以忘懷。他動情地說:“你們在這里的實習有著劃時代的意義。耕作制度的改革是一場革命……還有一個原因我必須來看你們,聽說這里發生了流腦疫情,我很擔心。上月安排了黃瑞采主任來了解疫情,要求確保你們的安全。雖然得知疫情已經得到控制,我還是不放心。你們知道嗎?我們國家目前還不富裕,一個大學生要靠五個整勞力的農民一年辛勤勞作來供養;黨和國家是花了很大的代價來培養你們的。現在國家急需人才,你們還沒畢業已經有許多單位到學校來要人了。你們都是國家的寶貝,在這兒萬一有什么閃失,我可負不起責任哪!”聽了院長的談話,大家的眼眶都噙著淚水,頓感肩上的擔子重了起來。同學們暗下決心,一定不辜負領導期望,要腳踏實地搞出點名堂來!
       中午,大家拼起了課桌,用洗臉盆、茶缸、飯盒作餐具熱騰騰地盛上“四菜一面”,李力院長一行和我們共進“午宴”。飯桌上還有段小插曲:我請老師們嘗嘗我做的“揚州名菜”,徐老師站起身夾了塊紅燒肉放進嘴里細細品味后,不無幽默地說:“嗯,蠻好,蠻好,是徐州風味的揚州菜。”看著大家不解的神情,我解釋道:“我祖籍揚州但是在徐州長大的,南方燒肉要放糖,這里買不到糖,鹽又放多了點,大家湊乎吃吧……”同學們哈哈大笑,紛紛將筷子伸向“徐州風味的揚州名菜”,片刻工夫,那盆菜就見底了……那一餐雖然“席”上沒有美酒佳肴,但師生們都沉醉在濃濃的師生情意之中,直至今日還令人回味無窮。飯后,我們陪同院、系領導查看了試驗田并在汽艇上合影留念。1995年,我回母校參加畢業30年同學聚會,在《南京農業大學史志》(1914-1988)P.255上看到如下記載:“1963年秋,土化系同學在興化蹲點,試驗推廣漚改旱。發現把一年一熟的漚田改為一年二熟的旱地必須引種綠肥。蘇北地區原來不種綠肥,土壤中缺乏紫云英根瘤菌。經過幾個月的試驗和擴大試驗終于將人工接種試驗成功,并在興化縣逐步推廣種植,到1965年全縣推廣面積達10萬畝。”那次李院長的到來,決定了科研基地的重新布局和試驗成果的大面積推廣。在實習結束回校后,我們接到了分配方案,土化系40位同學被分配到了祖國的四面八方,這個分配方案歷史地見證了當時祖國各條戰線熱火朝天搞建設、急需人才的大好形勢。
“把戲團”演出
      實習快結束的時候,為了兌現進村時的承諾,我們利用休息時間學新歌、練老歌,編快板、排喜劇。請村上的婦女主任姚鳳英教唱“栽秧號子”“自由調”“八段錦”。看我們真的要演一場,徐老師提出了要求“這場演出是為了增進和貧下中農的階級感情,活躍農村文化生活,通過演出宣傳雷鋒,宣傳社會主義新農村……”樸素感性的許諾成了政治任務,誰也不敢怠慢,可是,同學中除了吳寶如和王明霞、朱德彰幾位文娛骨干外,能歌善舞者幾乎沒有,要組織一場演出談何容易,必須人人上場。好在大家熱情很高,竭盡全力編排了大合唱:“掀起生產新高潮”“請到我們山莊來”“學習雷鋒好榜樣”;女生小合唱“栽秧號子”“自由調”;女生表演唱“十送紅軍”“八月桂花遍地香”;快板“新社會新風尚”等等。
5月24日先行彩排,經審查后,我們到縣文化館借來幕布、汽燈、幾套演出服和化妝品。在大隊場院里搭起臺子、掛起燈,把紫色的幕布掛在山墻上。還沒正式演出就有不少老鄉來打探消息,6月4日晚上演出時,場院里,屋頂上,墻頭上到處擠滿了人。還有許多老鄉是從臨近大隊撐船來的,兩個多小時的節目個個受歡迎,編排節目演完了,老鄉們還不過癮,一個勁地喊著:“好不好,妙不妙,再來一個要不要……”于是我們又唱起了栽秧號子和老鄉們拉起歌來,那晚水鄉成了歡樂的海洋。那場演出既沒有大腕也沒有舞美、音響,但那熱烈的場面,真摯的感情,真不亞于當今的“心連心”。
      次日,大家意猶未盡,留下了“劇照”。每當看到我那留下來的劇照,自己都忍俊不禁。因為我除了滿面笑容外,根本沒有舞姿可言,是老鄉們把我“捧”上了臺。演出成功給我帶來了無限的喜悅和欣慰。老照片記錄了歷史,也喚起我多少美好的回憶啊!
沈啟武
2005年11月8日
沈啟武,女,漢族,1943年8月15日出生,1961-1965年就讀于南京農學院土壤農業化學系,土化611班班主席,南農第七、八兩屆學生會委員生活福利部部長。工作后,曾任棗莊市第十、十一屆人大常委會常委,農業與農村委員會主任。

編輯:谷雨

閱讀次數:190

(0)
d88尊龙注册网址 - 尊龙d88用现金娱乐一下尊龙新版app下载